太可爱了吧

兰因絮果

私设背景结婚了

主dd视角

就是想着这个梗

我写的是假的!!

不知道还有没有后续


“肖战,今天又不回来吃饭吗。”晚上十点半,王一博坐在桌前,看着一桌子热了又凉,凉了又热的菜。


“不回了,公司最近有一个重大项目。”肖战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


“要不我送去公司给你吃吧。”王一博问。


“不用了,我先忙了,早点睡。”肖战把电话挂了。


肖战已经连续一星期没回来吃饭了,也不知道在外面吃的什么,回来也很少说话,洗了澡就睡了。以前公事忙累了回来一躺床上也像是满血复活般要来一场欢爱。


大概是真的忙坏了吧。王一博想。看着满桌子的菜,即使胃里空空的,但却是一点食欲也没有,索性不吃倒了。


肖战没有回家,王一博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心里不安,睡眠质量也跟着差了,也是,他很怕黑,以前都有肖战陪着一起,睡觉就算是关灯也不会害怕。他和肖战结婚三年,三年时间习惯了关灯睡觉,肖战一不在,他自己哪敢关灯,但开灯突然不适应,刺的眼睛疼。关灯也不可能,他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怕黑的。


王一博很早就起了,准备给肖战送个早餐,想了想,他很久没去公司了,以前他在公司的时候几个熟悉的员工也很久没见到了,早餐多带几份吧。他想。


他熬好了粥,打满了好几份装好就去了公司。


公司除了今年新进的员工都是知道王一博的,所以王一博见肖战也不用先问过前台。


肖战的办公室比员工们的楼层要高,所以王一博先给了员工们。


“早啊。”他一推开门,来的人就一两个。看了看手表,确实离正常上班时间还有一小时,但肖战都忙的不回家了,员工们的时间应该也很紧才对啊。


王一博努力不去想自己心里的那个不好的想法,把粥放在员工们的座位前。


早是早了点,但还是有人来的,这人还是和王一博挺好的。


“哟,一博,都会做饭了,不错啊。”那人打趣。


“爱吃不吃。”王一博笑笑。


“吃!当然吃!哎,对了,你今天怎么想起来来慰劳我们这些劳苦了?”那人说。


“你们最近不是挺忙的吗,我体恤你们行不行?”


“最近不忙啊,嗨!想我就直说!别找借口”


“赶紧吃吧你。我走了,别告诉肖战我来过。”王一博脸色一下不好了,也不管那个员工打趣的什么,他只知道他要离开这里。


王一博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公司的,他脑海里都是员工朋友那句“最近不忙啊。”


回到了家。他看着眼前的摆设,他突然笑笑,哪一样不是他们一起挑选的,哪一个地方哪一处角落没有他们一起呆过的痕迹啊。


笑着笑着,眼泪就模糊了视线。朦胧中他好像看到了从前的他们。他们一起吃饭,他不吃辣的,肖战也跟着一起吃清清淡淡的菜。他们一起看恐怖片,他从不看这个,但也能陪着肖战一起,因为晚上想起来电影情节时也不用一个人害怕,总有肖战在他身边,他因为这个睡不着时肖战就更用力搂住他,拍拍他的背,跟他说“别害怕,我在。”他们还一起去滑雪了,拍了很多合照,他们就躺在沙发上看着那些照片,他时不时还会蹦出一句“战哥也太帅了吧!”


王一博抹了抹眼泪。哭什么呢,哭了就不酷了。


他呆坐了一会,好像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呼出一口气,然后拨出了电话。


“肖战,我们离婚吧。”


“你先别说话,这个决定不是一天两天做出来的,不是耍脾气。最近这段时间,你好像变了很多,或许你自己也会知道吧。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你根本就不忙,不是吗。我们结婚三年了,很久吗,很久了,也很短吧。以前我们说要一起去看极光,你太忙了,一直没有时间呢,也没看到。极光可以一个人去看,但是一个人等着你回家吃饭的感觉,我不想再经历了。”


“不爱了,就分开吧。”


王一博说完,拖着行李离开了。


关门的一刻,所有的过往好像都浮现了。他突然想到兰因絮果这个词。这个词他以前学的时候不能理解,如懿传上热搜时他看了一下,也不能理解。


大概他那时候觉得他和肖战不会是这样吧。


现在终于能理解了,虽然他们不是男女,不叫夫妻,但也是一个性质了吧。


他们不也是初时美满,最终离异吗。



【星悦丞服】

真的是乱写的 别骂我!!




郑繁星和郭丞是认识了挺久,两家也不是世家,就是郑妈妈和郭妈妈是好闺蜜,买房的时候两家统一意见买在了一起。所以郑繁星从小就和郭丞一起长大,但只是对于郑繁星来说。因为郭丞比郑繁星大了4岁,所以从小就说不上了。总之两人也是青梅竹马,都是独生子,对于他们来说彼此就是唯一的哥哥弟弟。


郑繁星从小就特别喜欢郭丞。他一岁时郭丞五岁,这时候的郑繁星不像别的小孩要爸爸抱抱妈妈亲亲,倒是爱黏着郭丞,郭丞幼儿园不是回家而是去郑繁星家陪郑繁星,然后两大家子就一起在郑繁星家吃起了饭。


然后就是一起上学,只不过郑繁星小学没几年郭丞就初中了,郑繁星初中郭丞就快大学了。


于是现在,郭丞已经出来创业工作了,而郑繁星还在苦哈哈的上大三。郭丞一出来就自己创了业,虽然说是父母的支持帮助,但郭丞也是个有本事的,没几年就风生水起了。刚起步当然会忙,所以郭丞这段时间没怎么陪郑繁星。


暑假两个月就快过去了,还剩这么一周,因为郭丞的公司最近在竞争一个项目,是郭丞打响名号的一个关键,所以两人见面的次数比以前少了不少,吃饭打游戏就更是寥寥无几。这让郑繁星非常难过,但也没说什么,他倒是理解郭丞,郭丞这两年事业刚起步忙也是应该的,以前带他到处吃吃喝喝游山玩水,郭丞一向嘴贫也把他逗的乐不可支。现在和以前的落差让郑繁星实在是有点忍受不了,踌躇着要不要去找郭丞,但又怕打扰。


“哥哥,你吃饭了吗?”郑繁星还是发话给郭丞了。上一次他们说好了一起吃饭,可是郭丞突然有事提前走了,郑繁星平时脾气再好这时候肯定也要生气了,郭丞怎么搞怪逗他笑给他发沙雕视频也没回。今天忍不住还是想见他。


郭丞这边还在忙,看到郑繁星的消息之后,本来紧皱的眉头一下舒展开来。


“哎呀喂我的祖宗,您可终于想起我了”


“还没吃呢,还在看文件,今天事情有点多,可能晚点下班。”


郑繁星这会已经出门了,刚好看到了一家拉面馆,带了一碗就去了郭丞公司。


郑繁星那可是“关系户”,要进出公司还不是容易事,所以也不用跟谁发什么招呼就进了郭丞的办公室。


看见他还在专心致志的看文件,整个人略显疲态,郑繁星不由得皱了皱眉。


“给你带的。”好像是生气了,哥都不愿意叫了。


“几天不见,你小子连哥都不叫了是吧,翅膀硬了你。”郭丞看到是郑繁星也挺惊讶,但还是开心,又耍起了嘴皮子。


“不是几天,是一个月。”郑繁星坐下来。


“谁说的?上星期我们才一起吃饭了,哦,好像是没有吃成。哎呀,你还生气呢?”郭丞迫不及待吃了起来。


郑繁星看他虎吞狼烟的样子,刚想说什么又没说了。是挺辛苦的,吃完再说吧。


等到郭丞吃完,抬头看到郑繁星在看着自己。


“怎么啦?”他问。


“没事,我们回家吧。”郑繁星站起来。


“不行,我先把这点看了,你说我这肚子也填饱了,我要是能回家刚刚就找你一起去吃饭了,你先回去,改天我带你去吃好吃的,行吗?”郭丞收了收吃剩的残局。


郑繁星一下火大了,向郭丞走去。


“你一会下去顺便把这个扔了,放在这这会没人收拾明天就太恶心了,要馊的。”郭丞递给他。


郑繁星半天不说话,表情很严肃,呼吸都加重了,似乎有点生气。他看着郭丞:“我说,回家。”


“哎呀,都说了嘛,我还有工作呢。回什么…”郭丞还没说完就被人压在办公桌上了,同时唇上多了个什么,还有点温热。


郭丞庆幸刚刚收好了吃剩下的,不然现在遭殃的就是自己了。虽然反应过来自己是被郑繁星强吻了。


强吻?


这是什么概念?


他瞪大眼睛,眼前的人就是郑繁星,那个他一起长大的弟弟。其实说什么弟弟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好像他对这个弟弟的感情就过了弟弟这个界限。郑繁星成年那天他很慌乱,慌乱郑繁星成年了,真正长大了,他开始想,会不会郑繁星没有像以前一样黏着他了。再后来,他清楚的认识到,会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他喜欢郑繁星。


是喜欢,不是哥哥对弟弟的喜欢。


他不能够确定郑繁星对自己是什么感情,也怕挑了明以后什么都变了。一直到今天,他不明白,算什么回事呢。


郑繁星气极,往他唇上用力一咬,放开了他。


郭丞连痛都忘了说,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度尴尬。


“哥,你好久没有陪我了。”郑繁星一改刚刚的凶狠,又细声软语起来,撇撇嘴还有点委屈。


这反差?郭丞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我真的很忙嘛。”


“工作重要还是我重要?”


“这还用问,当然是你啊,谁能比你重要。”


“哥,我好喜欢你。是那种喜欢。”突如其来的表白。郑繁星也不知道怎么就说出来了,大概是这段时间真的受冷落了,对于他这个哥哥,从小自己一和小朋友打架都会第一时间过来为自己出头,平常小吵还只是过来撑腰,要是他磕着碰着了,郭丞就说什么也要把那个人揍上一顿。早就不止是哥哥了,少年总是害怕自己这样的爱是变态的爱,也不确定这种感情能不能永久,一直到最近这段时间,少了郭丞好像少了什么似的,不至于生活不能自理,就是感觉每一天都没有意义,太无趣了。见到郭丞才会心情大好。


“你说什么?”郭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哥,你喜欢我吗。我可喜欢你了,从很早以前就是了,你最近都不找我,发消息哄我也只哄了几天,你是不是因为我喜欢你你就讨厌我了?”郑繁星其实还是有点害怕听到答案,毕竟这样的感情还是特殊,万一郭丞不喜欢或者反感,该怎么办呢。


“怎么会呢,傻瓜,全世界我最最最最喜欢你了。”郭丞撑起身子在郑繁星唇上响亮的亲了一下。喜欢就喜欢吧,既然这样,还有什么理由好克制的。


郑繁星吻了下去,郭丞倒是配合,只不过情形越来越不可收拾,郭丞想起来还要工作,并且这可是公司,要是突然有人进来给文件那丢脸丢大发了。越想越不能想,伸出手想推开郑繁星。郑繁星怎么能依,将郭丞的手圈上脖子随即把人抱进了休息室。


早上一醒来,才深刻意识到,原来小屁孩是真的长大了,不以前咿咿呀呀叫哥哥的小孩,现在倒是把自己压着使劲操了个遍,这还有天理吗???


“哥,我给你买了早餐,还有一个牙刷,一会你去公司洗手间将就一下。”郑繁星来催他起床。


“将就个屁!回家再说,现在都上班了还不得丢死人,都怪你!”郭丞拿起枕头就是扔。


“哥,怎么能怪我呢?就当是对你这段时间冷落我的一个惩罚吧。以后我温柔点”郑繁星过去亲亲他,在他耳边说道。


“郑繁星!!反了你了!!!”郭丞不能忍,一时之间被弟弟压在身下谁忍的了??恨只恨他没本事把郑繁星反过来做一顿。一想到以后漫漫挨操之路,他就太难了。


算了,谁让那是郑繁星呢。


把你变成肖家人

今天是肖战的生日。王一博请了一天的假,当然不是要休息,王一博几乎一整天都在外头游荡。为什么呢?因为王一博去买了礼物,又去做了蛋糕,最后还去超市买了菜,准备回家给肖战做个满汉全席。

王一博回到家时拎了一大袋子的菜,和一个小蛋糕,以及一个小小的礼盒。

王一博把蛋糕放进冰箱后,再一看厨房就不想动弹了,毕竟自己是真不会做菜,也很少下厨。可一想到今天是肖战的生日,肖战经营公司就很辛苦了,就当是给他一个大惊喜!

也不知道做什么,先从最简单的凉菜开始做吧。听天天向上的兄弟们说凉菜很重要,很多人吃饭都少不了凉菜。王一博搜了一下凉菜有哪些,看着自己买回来的食材好像只能做个拍黄瓜。

把黄瓜洗好切好之后,看到百度上说“放菜板上用刀拍”,无语,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做法,王一博想。

“啪!”王一博对着黄瓜就是一顿乱拍,新手上阵,果然把黄瓜拍飞了不少。

“哇哦,这个菜也太暴力了。”王一博边说边把最后一块黄瓜拍碎。

接下来就是调酱料了,这个也很麻烦,因为王一博时常分不清哪个是哪个,对照着百度上面的教学方法王一博拍蒜的时候果然又拍飞一地。这个醋也是个问题,王一博喜欢吃醋,放了一点闻一下放一点闻一下,感觉还是不太够味,一股脑放了许多醋。

出菜之后尝了一下,“还行。”王一博点点头,迷之自信。

又拿出排骨准备做下一道菜。

肖战回来了。

“你怎么回来的这么快啊?”王一博抬头。

“今天生日,回来带你去吃好吃的。”肖战脱掉了西装外套。

王一博很喜欢看肖战穿正装,太好看了,太有魅力了,一下子看入迷了去,听他的话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

“出去吃什么呀!太没有灵魂了,你坐着,我给你做好菜了,剩最后一道。”

“哟,狗崽崽长大了,都会给战哥做饭了。”肖战笑。

“战哥辛苦了,我最尊敬的战哥,我愿意为宁服务。”王一博往锅里撒盐。

“王老师,开始了是吗?”肖战一副我准备好了我准备好了的样子。

“屁嘞,你快去洗澡吧别打扰我做菜了。”王一博笑。

费了好大的劲,终于把菜做好了,王一博把菜端到桌子上。一脸期待的看着肖战。

“先吃这个,这是饭前菜。”王一博指着拍黄瓜。

这卖相……肖战一言难尽,但小孩期待的眼神,肖战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黄瓜放入口中。

立马被酸的缓不过劲,眼睛都眯了起来。“狗崽崽,你放了多少醋?”

“还行,就,就一点吧,好像挺多的。”

王一博看拍黄瓜失败了,还挺失落。

肖战见状马上又吃了其他的菜,都是排骨,糖醋排骨也好酸,莲藕排骨汤盐放多了有点咸。

但实在不忍心看小孩失望的样子,“好吃啊!王老师好手艺!”

“真的吗?那你多吃点!”王一博马上笑开了,拿起筷子一个劲往肖战碗里夹菜。

看肖战吃的这么香,但王一博还是有点没谱,夹起一块排骨自己吃了一口,下一秒就吐了出来。

“战哥,这么难吃你怎么还吃这么多啊!快吐出来。”王一博第一反应倒不是肖战骗了自己还是自己的菜失败了,而是肖战怎么这么难吃还吃这么多,这也太难受了,要是自己早就吐出来了,他怎么忍的了。

“没关系,我觉得很好吃啊。”肖战安慰他。

王一博张了张口,也不知道要说什么,知道是肖战不想让他难过,才吃了这么多,明明难吃还一直说菜很好吃。可这样他更难过了,明明是想给他一个惊喜,明明今天是他生日,还要他迁就自己这么多,吃也吃不好,还不如听他的话出去吃呢。

王一博越想越难过,嘴巴一扁就要哭出来。

“怎么了??崽崽,你别哭啊。”肖战慌的站起来到他身边搂住他。

“本来,是想给你,给你一个惊喜的。可,可是…”王一博抱住他就更委屈了,哭的抽噎说话也断断续续。

到底是个小孩,肖战心里是又心疼又喜欢的紧。蹲下来擦去他的眼泪,“可是什么呢?我觉得很惊喜啊,我很开心,谢谢你,狗崽崽。”

“真的吗?”听他这么一说,王一博心里也得到了不少安慰。

“真的,别哭了,好吗?”肖战抱着他轻轻拍了拍后背。

“战哥,我们切蛋糕吧!”小孩一下又破涕为笑了。

拿出蛋糕插上蜡烛。“战哥,许个愿望吧。”

“好啊。”肖战说完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笑了笑。

王一博跑去拿了不知道什么东西,神神秘秘。

“噔噔!”一个礼盒出现在肖战面前。

“快点拆开看看。”王一博递给他。

礼盒里是两条项链。

“哎,我更喜欢狗崽崽送我戒指哦。”肖战突然大声。

“说什么呢!战哥,快给我戴上呀!”王一博帮他戴好之后,转过身后,耳尖泛红。

肖战乖乖拿起项链给王一博戴上了。

“你看,你也有,我也有,以后你就是我王一博的人了!跑都跑不掉。”王一博搂着他的脖子笑。

肖战简直爱死了他这副软绵绵的模样,拦腰把人往自己贴的更紧便吻下去。唇齿交缠,发出暧昧的水声,整个房间的气氛都染上情欲。

两人分开的时候王一博气喘吁吁,不知是害羞还是喘不过气,整个小脸都红了。

肖战一把把王一博抱起来往房间走。

“战哥,你蜡烛还没吹呢,这样愿望就不灵啦!”

最后王一博累的昏昏沉沉要过去的时候,隐约听见肖战在自己耳边说了句什么话,好像听清了,又好像没听清。

早上起床时,王一博想伸个懒腰,发现自己的一边手和肖战的一边十指交扣,无名指上还都有一个戒指。

王一博瞬间清醒了不少,仔细看了两人手中各自刻有对方名字缩写的戒指,王一博真正听清了肖战昨晚在他耳边说的话。

“我的愿望是把你带回家,变成肖家人。”

王一博一大清早被感动的不行,凑上去亲了亲肖战的唇。肖战果然醒了,原来他上次说的亲一下就会起床是真的。王一博想。

王一博看着肖战,认真的,一字一句的说。

“你的愿望实现啦。”

这段感情注定是曲折的,因为世俗还是有很多的人难以接受这样的感情,就连国内还不允许同性结婚领证,但是没关系啊,只要是你,无论多难,都没有关系,我们可以去国外,去任何可以领证的地方,都没关系,有你就是家。

无论迎接多少风雨,我愿意。

【战山为王】亲你不分时候

“战哥,起床了!”

“太阳都晒屁股了你怎么还不起床!”

“快起床!”

王一博在客厅叫着,他一大清早就洗漱好出去买了早餐回到家,为什么不自己做当然是因为厨艺不太好,众所周知谈恋爱的男人没手,所以王一博常年不下厨,反正有肖战呢,坐着等吃就好了。

一般早餐都是肖战在准备,今天反过来了王一博倒是破天荒的早起,原因是今天《陈情令》剧组的小伙伴们又要一起聚会了。记得当初他们还没真正成了的时候剧组里就已经每天kswlkswl,最后知道了他们的事完全不意外。几乎整个剧组的关系都非常好,一有时间就会聚会,但《陈情令》播完之后大家的名气也都上来了,通告一个又一个,很多时候忙里偷闲的小聚都凑不够人,今天大家的档期都空出来了,难得一次人齐的大聚会。

王一博自然是不认什么当代唐僧、高冷的人设,确实只是慢热,认识久了和大家都很合得来,今天终于能一起聚会当然开心。小孩到底是小孩,一知道要聚会就能量满满,即使昨天晚上因为肖战折腾睡的晚也能起的很早。

见肖战没有回应,王一博走进房间,跳到床上对着肖战重重一压。

“狗崽崽,你想谋杀亲夫吗?!”肖战被砸的不轻,醒了不少。

“战哥,我这也是没有办法,我叫你好久了你都不起床。”王一博笑嘻嘻的掐着肖战的脸说道。

王一博笑起来真好看,肖战第一次见王一博是真觉得这小孩高冷,对于自己确实没有像别人这么慢热,肖战每一想到王一博跟自己认识了不久就像打开了话匣子一样说个不停,就把原因归结到一个——一见钟情的力量。

但是酷盖小孩又怎么会承认,所以肖战一这么说就遭到了王一博的拳头警告。

早晨总是容易冲动,特别是王一博笑得这么甜,肖战一翻身把王一博压在身下就吻了下去。

“下次要这样叫,我马上就起床。”肖战松开他。

“你还没刷牙呢!”小兔崽子张牙舞爪的说。

“亲你不分时候。”太可爱了,肖战心里想。

作势又要吻下去,被王一博阻止了

“光天化日,肖老师可不要犯法!我给你买了早餐你快点去吃,今天还要聚会呢!”

“吃你还吃什么早餐”

王一博可不想晚上聚会又要被他们一个个“我懂我都懂”的眼神注视,说什么也要阻止在他身上乱摸的人。

但他哪是肖战的对手,三两下就缴械投降了。

完事了小孩回过神来直直瞪着肖战,肖战穿好衣服准备起床洗漱,亲了亲他,“好了狗崽崽,战哥没有给你留印子。”

王一博还是容易害羞,放下就把被子盖过头顶不和他说话。